討厭模糊 討厭猶豫 討厭軟弱 非黑即白 灰色太曖昧
於是這樣的標準像一把刀 刺傷了別人 也刺傷了自己

或許應該圓滑一點 試著接受人性的不高尚 試著妥協
或許有些事情就不用那麼決絕 也會更快樂

可是 我是我 認識我的時候我就是這樣的一個人
所以 我不知道 變的是我 還是人心

我只能選擇沉默

貝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