婚喪喜慶總是可以見到久未聯絡的親戚們,彼此噓寒問暖,詢問近況

  第一次參加告別式,就是這次高齡97歲外公的告別式,看著他慈祥的照片只覺得親切又可愛,真的瞭解了看到親人的棺木真的一點都不會害怕的感覺
  漫長的儀式有許多的規則與禮數,還得依照親疏關係分別披不同的麻帶不同的孝,果然也是一門學問.

同時可以看到政黨和諧的一面,藍綠一片詳和,各大黨都有代表的輓聯來致意,還有村長/鄉長/議員...等等的閒雜人等趕來上香,看的出來很有拉選票的誠意,可惜議員先生還遲到,還讓阿公和大家在這樣的大熱天等他一個人



大家把負責攝影的工作交給我(真是找對人了),為阿公留下最後的紀念,慎終追遠
這是來接阿公的豪華加長型禮車,生與死確實都是一場生命的重要儀式.



  我想對於死亡我沒有太多的忌諱,該走的時候就會走,人生是因為有盡頭以及不能重來才會顯得珍貴
  死神與吸血鬼常被拿來當做寫作的題材,它們的共同點都是長生不老,似乎追求長生不老的人也同時要求青春與財富.我覺得長生不老是件很可怕的事情,眼看著你的親朋好友一一死亡消失,眼看著你無能為力改變的事情一再發生,眼看著歷史與戰爭的產生,如果周圍的事物全改變了,只有你自己在原地,這樣不是很心酸嗎?

全站熱搜

貝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